主页 > 头脑软件 >水陆枢纽蜕变 十五碑新旧并立 >



水陆枢纽蜕变 十五碑新旧并立


水陆枢纽蜕变 十五碑新旧并立
报道:陈慧芸 摄影:黄志强

水陆枢纽蜕变 十五碑新旧并立

十五碑的敦善班丹街道两旁,一边是高楼林立另一边是老城区街景,对比强烈。

十五碑建于19世纪晚期,在1881年吉隆坡火灾与洪水过后,接连毁坏了城市中的木质和茅草结构的房屋,十五碑成为发展吉隆坡政府行政中心的砖窑重地。

今天的十五碑,除了熙熙攘攘进出吉隆坡中环车站的乘客人流,从车站经过敦善班丹路上方的行人天桥朝向单轨火车站进口前,若是稍稍留步,可看到街道两旁一边高楼林立繁华闹市景象,和另一边仍是老城区的街景,形成强烈对比。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十五碑俨然是个“小印度”,当年这个地方的风土人情如何,已没有多少人说得上来,要谈十五碑,恐怕只有热闹的后巷巴刹和食肆老市民,能提供些许线索。

根据他们所说,后期到十五碑来的人,莫说要知道十五碑老火车站的原址,能够讲出当地海南村与甘榜卡蒂的居民,也已是寥寥可数,且让《》记者巡访这个饶富文化和宗教气息的地方,让大家看看它的转变。

根据当地老一辈人士相传,“十五碑”的中文名字由来,意指水陆交通的距离。

十五碑仿佛和运输通路关系千丝万缕,一般人认为与铁道有关,因为以前的马来亚铁道局总站,就坐落在十五碑附近,所以有火车经过当地。

自跨进21世纪,辗转20年来,十五碑的发展可谓如日方中,该区外貌逐渐变化,单单因为近年来“百户宿舍”(100 Quarters)拆除,已让当地在很多人眼中变得不再一样。

一度受到关注的陈亚棠路(Jalan Chan Ah Tong)及鲁萨里奥路(Jalan Rozario)的改变,也足以见证该地近5年之间的变迁。

十五碑和吉隆坡市相隔不到3公里,为四面八方必经之地,在未有轻快铁、单轨火车、机场直透快铁与电动火车站的吉隆坡中环车站之前,衔接孟沙区的十五碑,是外地人到访吉隆坡或八打灵最常选择的下塌地点。

沿十五碑陈亚棠路、陈亚棠巷及罗扎利奥路,始建于1915年的百户宿舍,原是建造铁路劳工的宿舍,后来改作中级公务员居住。

据历史记述,陈亚棠路的“陈亚棠”为吉隆坡土地局的首任书记,来自砂拉越,但除此之外,就没有详尽的记录。

陈亚棠路后排还有一条平行街道,名为“陈亚棠巷”,附近是十五碑锡兰佛寺。此路与淡比阿都拉路及阿都沙末路衔接,百户宿舍于2015年拆除后,今天再回到陈亚棠路可见四面已围起锌板,只有“陈亚棠路”的路牌,仍竖立于老街道上。

水陆枢纽蜕变 十五碑新旧并立

坐落在十五碑的维威卡南达修道院,已有110年历史。

街道以华裔建商命名

老街坊受访时说,1940年之前,在十五碑出现以华裔领袖为路名的街道,就是洪成路(Jalan Ang Seng)。

洪成又名为洪天爵,福建裔,也是建筑商,曾承包吉隆坡大钟楼、火车总站的建筑物,非常受英殖民政府重视。

据说,在50年代,洪成路附近都是印度人的集中区,而洪成住的大豪宅就位于洪成路,惟他于70年代后期迁离后,豪宅之后也拆除。 

洪成路与孟沙路及火车轨道平行,并与敦善班丹2路衔接,在6条直路和横路中,洪成5路只是一条小径,但因其历史价值,吉隆坡市政厅在吉隆坡的道路图中也有提到这一条路。

2015年,隆市政厅在位于沿河地带设独立广场-谷中城脚车道之后,这条路再度被提起,也勾起很多人的回忆。

水陆枢纽蜕变 十五碑新旧并立

洪成路因为沿河地带设独立广场-谷中城脚车道,而再受关注被提起。

雪隆三教堂见证岁月变迁

即将迈入100年历史的雪隆三教堂,从当年的亚答屋式小庙堂,如今变成雕梁画栋的大庙宇;这座教堂见证了十五碑从早期的草芭到有零星店屋散布,直至70年代大量人口迁入。

在70年代,十五碑是个非法木屋区,90年代前期为吉隆坡着名的风月场所,也曾是一些黑社会势力强大的地区,从淡比毕莱路到敦善班丹5路都是风月场所的集中地,妓院与挂羊头卖狗肉的按摩院林立。

十五碑曾有过一间丽都戏院,为居民消遣去处,惟于90年辗转变成桌球中心后再转为卡拉OK,一度让不少居民和民众前往消遣作乐,但后来发展了吉隆坡中环总车站,丽都戏院改建为办公楼。 

老街坊说,十五碑有印度村也有华人村,以前小孩结伴成群走过黄泥巷到沟渠捞鱼的情景,彰显了各民族和谐菜处,水乳交融的团结精神,而这些很珍贵的景象,如今已较为少见。

无论如何,当地一些老街坊还是很热情,他们也在新年期间特地布置,让年味淡淡散放。

水陆枢纽蜕变 十五碑新旧并立

十五碑于1940年之前出现以华裔领袖为路名的街道,洪成是一名建筑商。

数地段几番易主

除了雪隆三教堂,雪隆三教堂对面的雪隆兴安会馆以及基督教青年会,也是十五碑历史面貌中不可或缺的板块。

雪隆兴安会馆于1984年搬到十五碑,当时十五碑仍是个红灯区和治安黑区;而成立于1905年的青年会,在1908年时因英殖民政府赠送当地现有地段,自此在十五碑落地生根。

据知,青年会当时也和吉隆坡卫生局合力把粘土坑地段转变成适合盖房子的土地,搭建亚答屋和木板建筑,充作会所。

十五碑海南村和甘榜卡蒂逾50年的木屋区,由于2003年让路发展,而甘榜珍娜原址,则在后期转为单轨火车维修站。另外,原与圣德华小在十五碑共用同一校地的乐圣华小,也已于2012年迁到大城堡。

水陆枢纽蜕变 十五碑新旧并立

十五碑有很多失明人士出入,每日循着熟悉的路段行走,问题不大。

商业高楼取代纯朴社区

随着物转星移,一些旧建筑纵然仍在,但十五碑周边地带的发展,从当地产业、住宅公寓、办公处与商业高楼林立的崛起与发展,当地就业情况和外观转变,已让当年的纯朴地区,转成人流车流多的另一个旅游景点。

迎来国内外游客

但是 ,当地老一辈居民和商家对十五碑的过去仍是非常怀念。他们感叹,纵使吉隆坡中环车站迎来许多国内外游客,并且酒店林立,但除了熟客源外,乘客和游人只是这个老城区的过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