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头脑软件 >气度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 >



气度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


气度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

生命的过客,意外的贵人

人生在世,就是一趟旅行。

我们不停地寻觅、探险,来了又去,去了又来,谁也无法真正拥有这世界,甚至,也无法永远拥有彼此。

不过,世界因此而丰富,人,也带走不可磨灭的回忆。

旅店就是这个世界的缩影。

来自全球各地的人,日正当中的企业鉅子、环游世界的表演家、过去的政治明星、失意的才子,怀着不同的目的而旅行,因缘际会住进一家大饭店,享受了它的精緻奢华,然后各奔前程。

人来人往,谁也不曾拥有这地方,但是,却留下了无奇不有的故事,让旅店增添了许多色彩及神祕感,甚至创造出自己的生命、文化及历史。

一生中,我们会和许多人相遇,也许在职场,也许在社交场合。这交会的片刻,你们将互放光芒或擦肩而过?只要打开心胸,真诚待人,每个人都可能成为彼此的贵人。

我在巨星身旁的日子

人的一生可以拥有许多珍贵的事物—金钱、名声、群众、排场,但是只有「真诚」,可以衡量他的价值。

几年前,大提琴家马友友返国。中正机场人员问他这次回台湾要住哪里,马友友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是我在台北的家,亚都。」

严总裁对艺文公益很热心,认为企业经营不应该只想着赚钱,有时候可以赞助一些艺术团体,回馈社会。所以,别人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我们是有床出床!另一方面也因为亚都的规模比较小,所以容易赢得这些巨星的青睐。那些拥有上千间房的大型饭店,虽然富丽堂皇,可以衬托个人气势,容纳大批跟随的乐迷,但是人来人往比较複杂。对这些大明星来说,在舞台上热烈燃烧之后,渴望的是隐密温暖、贴心服务,所以常会选择比较精緻的中小型饭店。我也因此见识到这些天王天后最真实的一面。

见识巨星风采:依然还是多明哥

和多明哥相处的短短两天,是我在旅馆中最宝贵的学习、最快乐的经验。一九九七年多明哥第一次来台湾时,主办单位提供了很多饭店选择,他的经纪公司却指定住亚都。我们感到很荣幸,脖子伸得长长,期望早日一睹明星风采。演唱会果然非常成功,中正纪念堂前六万乐迷为他热情欢呼。散场后,多明哥悄悄回到国家音乐厅的舞台对天祈祷,期望能再回来台湾演唱。

很快的,他就要离开台北了,全体同仁到门口欢送。

在大厅等车子接他去机场时,我们陪他闲聊:「多明哥先生,你下一站要到哪里演唱?住什幺饭店?」

他说要去东京,住在帝国饭店,末了加了一句:「到了那里,我会打电话回来报平安。」

寒暄的场合大家难免说些客套话,我向他道谢,心里却想,怎幺可能。然后,把他的话抛到人类还到不了的某颗星球。

四个小时后,我的电话响了。

「我是多明哥。我已经在东京饭店里了,谢谢你们这几天的服务。」我又惊喜又感动,备受礼遇的超级明星如此在意我们,这几天的辛苦全部得到回馈!另一方面,又暗暗怪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是没完,还有一句话:「台湾之行很愉快,下次有机会再去找各位。」

我又开始怀疑了。下次是何年何月?谁会相信这幺不确定的未来?

两年后,多明哥来了。

这次演唱的地点在国际会议中心,主办单位为了方便接送,安排他住在附近的君悦饭店。我们有点失落,自从知道他要再度来台,大家非常兴奋,做了充分準备,要欢迎他回到亚都。

就在多明哥抵达台湾的第一天,我的电话又响了。他一一询问当初接待他的人现在如何。两年了,他竟然记得每个人的名字!

最后,他又说了:「下午彩排结束后,我会来看你们。」

我虽然从半信半疑转为七信三疑,但是也深深了解海外巡迴的行程多半非常紧凑,只要一个环节稍微耽搁,整个计画就要更动,何况他是当今世上最忙碌的歌唱家之一。我心里替他捏了把冷汗:「又来了,不会又来真的吧!」

那个下午,多明哥一个人搭计程车出现在亚都,亲自送演唱会的票来给当年服务他的同事。我忙着招呼他,心里又感动又敬佩─一个经历过各种礼遇荣耀的音乐王者,竟然还能这幺真诚亲和!?

之前的聊天中,我曾经忍不住问他这个问题。

「是我父亲教我的!」他说。

多明哥出生于西班牙的音乐世家,十八岁就崭露头角。一次演唱会中,主唱者临时不能到,主办单位决定由多明哥代替。果然不负所託,多明哥的声音惊豔全场,听众一再安可,他出来谢幕好几次。

多明哥顿时觉得自己扬眉吐气了。回到家,他得意地告诉爸爸:「今天的演唱会由我主唱,安可三次,谢幕好几次。我成名了。」

你猜到他父亲怎幺反应吗?啪!一个巴掌打在多明哥脸颊上,热辣辣的。然后说:「你可以得意,但是不能忘形。无论你多幺成功,你仍然是多明哥。」痛还在,多明哥的脑袋却一片清明:「没错。我是明星,但我仍然是我。」

这次经验像颗种子深植在他心里,而且随着年岁而茁壮,不论对大人物或小百姓、对朋友或陌生人,他一样友善体贴。

潇洒倜傥的卡瑞拉斯来台演唱时,有一次也住在亚都,他聊起和多明哥结识的因缘。正当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卡瑞拉斯被诊断出罹患癌症。治疗期间,他瘫痪在床,头髮秃了、指甲掉了。多明哥写了一封信给他,两人素昧平生。

多明哥在信中安慰他:「听说你生病了,希望你赶快好起来,我会为你祷告。」

在和病魔奋战的期间,卡瑞拉斯拚上所有意志,这份祝福更是鼓舞了他,两人后来成为好朋友。

许多人称讚多明哥的声音是「内柔外刚,穿透力强,动人之处好像喉咙中有颗心」,我想是声如其人,歌声只是反映了他内心丰沛温暖的情感。

这种风範也深深影响了我。从此,不管和世界富豪、企业鉅子或权力领袖来往,我都会用这个角度去评断他是不是值得尊敬。

巨星也有两种

我到台中主持永丰栈丽緻时,也持续同样的理念,印度琴师香卡、德国小提琴家舒特、舞蹈家林怀民先生都是我的「床上」嘉宾。

五、 六年前云门舞集找赞助遇到困难,有朋友请林怀民先生到台中,同时找来当地的富豪为云门募款,永丰栈则赞助他的食宿。

后来,林怀民先生带着年轻团员下乡巡迴表演,我一听说他要来台中,立刻告诉云门的朋友:「我全部招待!」

这一次他婉谢了。原因是─舞者就是要吃苦。

吃过苦的人,才懂得人生真相,这样的成熟舞者,才可能展现生命的深度。我相信,这是云门能感动全世界观众的原因之一。

可能善名在外,连骗子也被吸引上门来了。

麦可杰克森第二次来台湾之前,风风雨雨,一下子说要来,但立刻又传出要取消。就在此时,他的经纪公司拿着麦可的烫金名片登门拜访,说他们将安排麦可分别在台北、台中、高雄演唱,台中这一场打算找我们赞助。对刚开张要打知名度的永丰栈来说,天王巨星莅临,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来来回回谈了好久,因为麦可一向是包下整架飞机,带着舞群、乐师、造型师、灯光师等两、三百人一起行动,即使永丰栈全部房间都让出来,也容纳不下这幺大的旅行团。

就在头髮快被我拔光的时候,突然发现─这是一场骗局。麦可连演唱会都还没谈妥,他的经纪公司就到处向人要钱。

至今我还留着那张金色名片,提醒我,除了「斯斯」,国际巨星也有两种。

走下舞台、卸了装扮,巨星才展现出真正的风采。他们在我生命中留下最闪亮的记忆,也留下一个坚定的信念:人的一生可以拥有许多珍贵的事物─金钱、名声、群众、排场,但是只有「真诚」,可以衡量他的价值。

摘自《意外的贵人》

Photo:halfrain, CC License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