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头脑软件 >6岁开始接触政治‧安华小时爱演说 >



6岁开始接触政治‧安华小时爱演说


6岁开始接触政治‧安华小时爱演说50年前,如果你在安华峇东埔卓坤的老家,看到一群群黄毛小伙子围绕着一名10岁的小伙子拚命在鼓掌,而那名小伙子正激昂而眉飞色舞地在开讲,别怀疑,那小伙子正是10岁前的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而那些台下的观众,正是他10岁前和现在最亲密的知音──老家的左邻右舍。现今的安华,是很多人心目中最崇高的革命英雄,而10岁以前的安华,却早已是他左邻右舍许多孩子们无可取代的“小英雄”。《》记者趁补选走了一趟安华峇东埔卓坤的老家,才惊觉原来安华的政治生涯早在他五六岁时已开始滋长,从小就热爱政治、演讲,爱当中间人及领导人的小安华,左邻右舍的小玩伴们,其实就是第一把将他推向政治舞台的强大力量。要找寻安华的老家,他的根,他的童年,他的美好记忆,一切都还是得从他最亲密的童年小玩伴说起,也就是说,他的左邻右舍。安华的童年,离不开两名和他肝胆相照的难兄难弟,一个是他表哥,另一个则是叫尤索夫的邻居。他们三个在同一个年份出生,同一间小学念书,而且一个是他的左邻,另一个也是他的右舍,一条裤子,3个小瓜曾经一起混着穿,只要站在安华家门中喊一声“安华”,同一时间就会有三个头探出来望你,三个人一条心,这是孩子与孩子之间的诺言。安华童年中的大部分时间,似乎都是和这两名兄弟混着过的,所以,当大家想找安华的时候,通常都不会到他家,而是到他家屋院后那棵红毛丹树下,通常,他们都会在那打球、放风筝、玻璃弹球或捉迷藏,又或者採后院的椰子或红毛丹来当丰富的下午茶。但,五六岁后的安华,在他第一次参与学校的演讲比赛后,他的人生就从此改写了,换句话说,属于安华的真正人生,其实就从那一刻开始写起。屋前小台阶当讲台“安华一站上台,就不愿意再走下来,他一开始演讲,就开始滔滔不绝,儘管那时他还只是小学生,但每当望着他在台上演讲时,那份神采,那份自信,那份专注,我们台下没一人不为他感到骄傲,安华,我的小玩伴,他是出色的,耀眼而发出光芒的。”目前还住在老地方,继续当着安华老邻居的尤索夫向记者表示。安华的政治细胞从他6岁后接触到政治后就开始滋长,一开讲,峇东埔邻家的小玩伴们都会闻风而至,小小安华把屋前小台阶当演讲台,精彩的开讲常常都引来很多人的热烈掌声。“我早就知道,峇东埔这小地方留不住他,后来,果然他就成为众人最崇拜的政治领袖。”尤索夫:领导特质掩不住“他可以去得更远”尤索夫还住在老地方。他说,自安华去了吉隆坡发展后,他就和这感情深厚的小玩伴分开四十多年,很多关于安华的最新消息,都是从他家人或报章上得知。“虽然我们只当了短短十年的小玩伴,但老实说,对他与他的一切,都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这小子,从小就在各方面都很棒,是我们所有人中成绩最好,也是现今最有成就的一个,我相信他可以去得更远,我对他非常有信心。”尤索夫说,安华从小就拥有领袖的风範,学问、口才、领导力样样行,这个特质想掩也掩不住。虽然他和安华已很多年没联络,但他说,早在几年前,他骑摩多回家的路上,正巧与安华的轿车擦身而过,忽然间,车在路旁及时停了下来,车窗搅了下来,安华探出了头,以他熟悉不过的语气问道:“嗨!尤索夫。”这是太多年没见到的亲切脸孔,尤索夫只觉得心头一热,啊,安华,他们最亲密的玩伴,接着他们就不顾一切地在路边叙起旧来。“有数十年了,我们再也没见过面,但那天,是我最难忘的一天,安华,这个热情又重情重义的朋友,他和小时候一样,一点也没变,还是那样地健谈、亲切,偶尔一见面,就会习惯地给我一个拥抱,很值得我珍惜的一个好老故友老邻居。”他说,这些年来,报章上一直都传出很多对安华负面的消息,但他说,安华在他这童年玩伴和老邻居的心中,永远都是最好的,他只相信,在他记忆中所看到的安华。表哥去世铁汉掉泪深深打动亲友心安华的表哥,一年多前去世了,在他生病的这段日子,安华也不时回来看他,甚至于他离世的那一天,安华还哭了,这个铁汉掉泪的情景,大家都被他深深打动了。表嫂莎玛说,安华好几次都悄悄回老家探他,好几次还细心地拍拍他的背,告诉他一定要战胜病魔。“可惜,最终我丈夫还是走了,安华也有出席他的丧礼,他还哭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流眼泪,安华是个重情义的人,峇东埔的老朋友们,永远都会支持他。”住在安华家对面,和他情深意重的表哥,家中客厅还摆放了他一家人与安华的大合照,由此可见,安华在他的表哥心目中的地位。“安华表面上看似很冷,事实上是个热心肠的人,从我丈夫口中得知,他非常敬佩这个表弟,说他是个很有远见,很有理想的一个人。”‧2008.08.18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