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发明新闻 >放弃求生症候群:动弹不得的瑞典难民孩童 >



放弃求生症候群:动弹不得的瑞典难民孩童


放弃求生症候群:动弹不得的瑞典难民孩童

  多年以来,瑞典始终坚守自由与平等价值秉持中立不参与战事,收容许多因战争流离失所的难民,成为对难民接受度最高的国家;但在这个被称为「庇护天堂」的国度,却存在着一种听起来像古老童话故事的诡异症状:数百名无辜绝望、放弃生存的孩子如《睡美人》般长眠不醒,他们动弹不得无法自行吃饭、喝水、说话或回应,时间长达数个月甚至数年。

  「放弃求生症候群」(uppgivenhetssyndrom)的受害者,大多是从前苏联和前南斯拉夫来到瑞典寻求庇护的难民,当这些家庭被政府通知驱逐出境时,他们的孩子便陷入了如昏迷般的状态。而唯一已知的治疗方法(受到瑞典卫生福利局承认),就是让其家属获得居留许可继续住在瑞典,并对毫无反应的孩子朗诵批准文件,不知何故讯息会传达至他们沉睡的大脑里。虽然不会像神蹟一样突然甦醒,但在接下来的几天、几週、几个月,有时甚至是几年的时间里醒来,回到这个世界和往常一样生活。

  《纽约客》(The New Yorker)的特约撰稿人瑞秋‧艾薇芙(Rachel Aviv)亲自前往瑞典拜访受害者,并在〈面对驱逐的创伤〉(The Trauma of Facing Deportation)一文中详述了这些动弹不得的难民孩童故事。

放弃求生症候群:动弹不得的瑞典难民孩童

  一对来自科索沃的罗姆人姐妹,姐姐在得知家里申请居留权被拒绝后的24小时内丧失了行走的能力,而她的妹妹后来也开始「卧床不起,毫无反应」。两姐妹躺卧在床上,家属为她们找来医生诊断,但医生发现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她们对周遭事物有任何感觉。

  当艾薇芙来到家中拜访时,其中一名女孩已经在床上躺了两年,而另一名女孩则只有几个月。当医生拿手电筒照射女孩的眼睛时,卧病较久的女孩直愣愣地盯着医生并不知道有人打开了她的眼睑,彷彿是个没有灵魂的空壳。

  艾薇芙形容当时的感觉说:「当我遇到这两个女孩时感觉非常奇怪,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因为她们外表年轻、健康和美丽就像是在睡觉,但我心里却知道她们已经卧床许久,这种情形让我不寒而慄。她们就像冬眠的熊,但人类并不会冬眠,整个情况是超乎现实的离奇。」

放弃求生症候群:动弹不得的瑞典难民孩童

  另一个来自俄罗斯北奥塞提亚省名叫乔吉(Georgi)的男孩,2015年他的家庭被拒绝继续居留,他上床睡觉后便长眠不醒。在2016年5月下旬,乔吉的家人又收到一封移民局的信函,邻居帮他们翻译并大声朗诵:「移民局没有理由质疑乔吉目前的健康状况,因此他被认定需要一个安全且稳定的环境及生活条件才能康复。」

  艾薇芙回忆见到已康复的男孩表示:「他的样子和行为就像普通人,完全看不出得过这种病;但即使已经完全康复,有些孩子的生命就这样莫名消失了两年,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而乔吉告诉了艾薇芙关于沉睡期间的记忆,在这段期间他感觉自己身处在一个深海中的易碎玻璃盒子里,如果轻易移动或是说话就会让玻璃碎裂,他说:「水流会灌进来并杀死我。」

放弃求生症候群:动弹不得的瑞典难民孩童

  奇怪的是「放弃求生症候群」只有发生在瑞典,全世界其他地区的难民都没有发生过类似情况。艾薇芙认为,瑞典难民孩童出现的症状,或许是为了拯救家庭免遭驱逐的无意识举动:「我毫不怀疑叙利亚的难民孩童也经历了恐惧和创伤,但为何他们没有变成这样?我想每个人都承认该症状有一定程度的心理传染:乔吉家的家族朋友是受害者,两姐妹有个表弟也是如此,还有一个住在饭店的男孩也是在饭店里看见至少三个人的症状才变成这样。」

  她继续解释说:「这有点像美国过去盛行的厌食症,因为人们改变了身材的审美标準,再加上媒体无时无刻强调瘦身从而导致的结果。虽然很难明确指出『放弃求生症候群』的发展机制,但它似乎已经变成一种被文化默许的现象。我认为文化塑造出人们表达绝望的方式,一旦某种特定症状被认定为表现痛苦的方法,就会变得越来越普遍。」

  光是在2016年,就有60名难民孩童被诊断患有「放弃求生症候群」,但由于近年爆发的欧洲难民潮,使瑞典政府转变态度开始严格管控和限缩难民政策。然而,报导指出有些难民孩童被驱逐遣返回母国的几个月后,仍处于不醒人事的昏迷状态,没有人知道他们何时才会醒过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