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业界发明 >一本「造反有理」的励志书:行为经济学之父塞勒的顽皮科学 >



一本「造反有理」的励志书:行为经济学之父塞勒的顽皮科学


读过《不当行为》这本书,着实发现作者理查.塞勒(Richard H. Thaler)博士有颗顽皮的心,每五分钟就有个笑点,无论是自嘲、讽刺或洞察世事,总是能逗得读者乐呵呵,行为经济学好像也不是那幺难懂了。

同时,这本书也能让人感动得热泪盈眶,并非是作者行文催泪,而是正如台大经济系副教授冯勃翰在本书导读中所说,我们藉由本书看到顶尖学者数十年的研究历程,「与他一起经历好奇探索、对抗权威、求知求真的艰辛过程,并且在这个过程中认识行为经济学的每一项重要发现,诸如稟赋效应、心理帐户、自我控制、过度自信、人对公平的感受等;读者也可以透过这些观念来重新理解社会现象、消费心理、商业决策、股票交易、金融危机等各种问题。」

从被学界视为离经叛道,再到如今教父级地位的漫漫长路,作者塞勒身处过去30年间经济学界最重大的革命风暴中,面对各方质疑却不改初衷,始终能挺起腰桿对抗权威,现在终能开花结果,他则被尊为行为经济学之父,这难道不是最动人的励志故事吗?

被视为学术叛徒:当传统智慧犯错,推翻它的第一步就是睁大眼看看周遭的世界

塞勒希望能探索人类不合乎经济理性假定的各种行为,他提出的行为经济学也改变了社会科学。在塞勒的学术生涯中,他长年被视为学术叛徒──而且情况颇为严重,有些影响深远的论文当初曾遭到多家期刊退稿。冯勃翰副教授指出,塞勒在罗彻斯特大学的博士论文提出不少想法与作法,如今广获英美政府(与全球各国)採用,但是当时他的指导教授罗森倒不太看好他:「我们先前对他没多少期待。」也就是觉得他前途无「亮」的意思。

当塞勒取得声誉卓着的芝加哥大学教职时,诺贝尔奖得主、同时也是芝大经济学教授默顿.米勒(Merton Howard Miller)相当不满,他被问到为何没挡下人事任命案时说:「每个世代都会犯下自己的过错。」法律经济学的奠基者暨联邦法官波斯纳(Richard Allen Posner)某次旁听塞勒的演讲,最后却大吼:「你们根本完全违反科学!」场面一度相当难堪。

经过了30多年,行为经济学已经从当初一小撮人所热衷的「邪魔歪道」(这是塞勒自己的说法),成为经济学研究的新典範,有许多学者前仆后继为这个学门建立起更扎实的理论与实证基础。塞勒亦在2015年担任美国经济学会主席,在过去包括傅利曼(Milton Friedman)、贝克(Gary Becker)、高伯瑞(James Galbraith),以及沈恩(Amartya Sen)等经济学大师都坐过这个位子,他更是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热门人选。

《不当行为》可说是塞勒的半自传作品,美国宪法权威暨哈佛大学法学教授凯斯.桑思汀(Cass R. Sunstein)讚誉本书,不但经典且颇为实用,并且清楚生动地总结塞勒最重要的学术研究成果,以及对我们日常大众的影响。

塞勒非常顽皮,并且清楚洞悉人性的弱点,他认为「当传统智慧犯错,推翻它的第一步就是睁大眼看看周遭的世界」。如今我们从结果来看,虽属不当行为,却也无比理性。

塞勒博士的造反有理,虽然他自承懒惰且不擅数学,对哲学议题不太有耐性,但是桑思汀讚誉塞勒是前无古人的一号人物,并且有一个足以获颁奥运金牌的最大长处,那就是:他观察力相当敏锐,可以凭实际观察获得可贵洞见。

当塞勒撰写博士论文之际,他也开始问别人两个问题:

根据传统经济理论,人们对这两个问题的答案理应一模一样,结果却不然,甚至差异颇大,第二题的答案高得多(通常约50万美元), 第一题的答案少得多(通常约2,000美元)。事实上,有些人对第二个问题的回答是:「再多钱也不干。」根据经济理论,这属于「不当行为」。

研究「常人干的蠢事」,论文被引用达年度之冠

塞勒把调查结果给指导教授罗森看,罗森叫他别再浪费时间,但是他仍沉迷于这个议题。根据塞勒最后提出的论证,人们对这两题的不同答案反映出「稟赋效应」,此为当今行为经济学的核心:同一样东西,自己拥有时会觉得价值较高,别人才有时会觉得价值较低。如果要你放弃一项权利(例如免于冒生命危险的权利),你要求的报酬会高得多;如果要你花钱购买这项权利,你肯花的金额则少得多。稟赋效应随处可见,包括马克杯、糖果吧、乐透彩券、舒适环境(例如乾净的空气),还有各式各样的法律保障。

塞勒开始蒐集反常现象,最后列出他所谓的「清单」。这份清单反映理性经济人(经济学家常讨论的一个虚构物种)与真实人类(我们这个物种)之间的差异。

举几个例子马上就懂。丈夫在圣诞节收到了太太送的喀什米尔昂贵羊毛衫。他当时曾经在店里看过,但是狠不下心购买。不过既然是礼物,他就很高兴地收下了。然而,这对夫妻的所有财产都是共有的,两人都没有可以自行支配的金钱来源!

你付了1,000美元的室内网球场会员费。两个月后却罹患了网球肘,一打球便疼痛不已,不过你还是忍着痛继续打,因为不想浪费已缴的会员费。但是当朋友邀请你到另一个球场免费打球,你会因为手肘疼痛而婉拒。(读更多关于「沉没成本」)

然而,塞勒不知道这份清单有何用处,毕竟「常人干的蠢事」不是上得了檯面的学术论文标题呢。

1976年,塞勒与指导教授一起去加州参加研讨会,遇到一位名叫费施霍夫的年轻心理学家,对方跟他提起丹尼尔.康纳曼(Daniel Kahneman,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与阿莫斯.特维斯基(Amos Tversky)这两位在经济学界罕有人知的心理学家。塞勒拜读了他们的论文,里头详细整理出不符传统经济理论预测的各种现象,他读到「心跳开始加快,彷彿正经历一场拉锯赛的最后几分钟。我只花了30分钟就从头到尾读完这篇论文,但我的生命自此彻底改变。」

重点是,康纳曼和特维斯基并未宣称人类是「不理性的」。恰好相反,他们极力主张我们的经验法则通常运作良好,经验法则只是偶尔失灵,结果导致系统性误差。

塞勒与持怀疑态度的经济学家争论这套见解,一而再遇到对方提出他口中的「看不见的手势」。

基本上,传统经济学家的论点认为,即使个人会犯错,竞争市场与看不见的手仍会解决问题,最终修正错误。但是塞勒说,这些经济学家即使用上双手,依然无法让这个理论变得完备。「看不见的手势之所以必要,是因为否则他们没有其他合理方式能做出市场将人类转化为理性主体的结论。」他确实知道以複杂的经济理论来看,由于市场压力之故,即使个人不理性,价钱可能终将全然符合理性,但他认为「这套说法确实听似合理,甚至还挺有说服力。但它恰巧是错的。」

1980年,塞勒发表第一篇行为经济学的论文,标题为「消费者选择的实证理论」,大幅採用康纳曼和特维斯基的论点,强调稟赋效应,却屡遭大型期刊退稿,后来才获一份名为《经济行为暨组织期刊》的新刊物採用。如今,这篇论文是他极常获引用的论文,目前引用次数高达4,096次,在2014年居于首位。塞勒从此开始往前飞奔,写下一系列论文,根据清单阐述真实人类与理性经济人的差异,其中许多篇跻身经典,成为当代社会科学的重要基础。

而且,你能想像经济学家出现在电影里而不泼冷水吗?塞勒曾在荣获2016年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的电影《大卖空》(The Big Short)里客串一角,在赌场中以生动活泼的词句与身边的美女Gomez向观众解释艰涩的金融术语,大获好评呢。

注:本文整理自冯勃翰副教授精彩导读、本书内容,以及读着竟有笑有泪的先觉出版社小编心声。

书籍介绍

《不当行为》,先觉出版社

作者:理查.塞勒(Richard H. Thaler)

一本「造反有理」的励志书:行为经济学之父塞勒的顽皮科学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