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赏析今日 >比男人更想飞!屏东空军基地女性飞行员辛苦谈 >



比男人更想飞!屏东空军基地女性飞行员辛苦谈


比男人更想飞!屏东空军基地女性飞行员辛苦谈

C-130H机舱中的空气瀰漫着浓烈的燃油味,四具发动机的引擎不断发出低频怒吼,一双铁翅毫不留情地撕裂着云层。我和準备进行跳伞训练的学员比肩而坐,挤在狭小的横排座椅上,看着机工长将机舱门打开,冷风随即不断地灌进来⋯⋯

儘管今天已经是学员们第三次进行跳伞训练,脸上的表情仍然掩不住内心的紧张。高空中的低温伴随着强风,学员的汗水却顺着脸颊滴落在靴子前方的地板上。

身旁的伞训教官们试图透过複诵口令、动作要领来安抚学员,同时不时望向开启的机舱门外,眼光快速扫瞄地貌特徵,观察是否已经抵达预定跳伞点。

比男人更想飞!屏东空军基地女性飞行员辛苦谈

航特部学员正在登机,準备进行跳伞训练

相对于机舱的凝重与不安,驾驶舱内的气氛却显得沉稳平静。今天的飞行任务是搭载中华民国陆军航空特战指挥部的学员至屏东潮州空降场上空进行伞兵空降训练,此趟任务由两位女性飞行官——中校教官陈月芳、上尉飞行官陈光华分别担任正、副驾驶。

若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像这两双纤细的手臂,竟然能将这台近40吨重的大铁鸟操控得如此平稳。

比男人更想飞!屏东空军基地女性飞行员辛苦谈

驾驶C-130H的正驾驶陈月芳中校与副驾驶陈光华上尉

C-130H以顺时针方向缓缓地兜了个大圈,精準地切入跳伞场航线。拥有近15年伞训经验的「神龙小组」女教官——士官长陈昱廷发号司令,让第一波学员起身準备,伴随着学员彼此的加油打气声,此时的她脸上看不到平日充满权威的狠劲,反而流露出如母亲叮咛孩子般的温柔关爱,在踏出机舱纵身一跃之前,这群「女神龙」总是能发挥稳定学员情绪的重要功能。

比男人更想飞!屏东空军基地女性飞行员辛苦谈

舱门已开启,神龙小组教官必须沉着冷静地引导学员完成跳伞训练

今天的採访,就要从位于屏东空军基地,且是全空军最大的联队——四三九联队说起。屏东机场占地800公顷,是全台湾最大的军用机场。

空军四三九混合联队拥有运输机、电战机、预警机、反潜机等四种任务性质不同的三个飞行部队,超过六种飞机机型,是目前全台湾空军单位中拥有最多机型、也是任务最为複杂的单位。

比男人更想飞!屏东空军基地女性飞行员辛苦谈

第十空运大队的C-130H力士型运输机

驻扎于此的飞行单位包括:第十空运大队——全空军唯一战术空运机单位,负责空运、空降、空投、物资运补、军民运输、伤患后送等任务。第二十电战大队——负责空中预警、电子侦察、反制任务。

反潜作战大队——负责台海周遭的潜舰侦蒐与拦截。而这些飞机的管理、维修、保养及后勤任务全交由第六修护补给大队、第六基地勤务大队执行。面对任务差异极大的各种机型,要面面俱到地管理整个联队,困难度可想而知。

比男人更想飞!屏东空军基地女性飞行员辛苦谈

为病患进行登机準备的航空护理师王群瑛上尉

除了一般军事任务外,四三九混合联队参与的任务还包含2014年马航失事班机搜救、逢旱灾时执行人造降雨,以及2013年菲律宾遭逢海燕颱风肆虐、2010年海地地震灾后的国际人道救援,更在国内外数不尽的物资运补、搜救任务中扮演关键角色。

集多用途、多功能、多任务属性于一身的空军四三九混合联队,虽然不像战斗部队那样拥有众人注目的光环,却在中华民国空防上有着不可撼动的战略地位,也是巩固台海安全最坚实的屏障。

比男人更想飞!屏东空军基地女性飞行员辛苦谈

鲨鱼嘴涂装的S-2T反潜机

保家卫国不只是男人的责任,在充满阳刚气息的屏东基地里面,随处可见女性飞官的身影。

女性想成为中华民国空军飞行员,可于高中毕业后报考修业四年的空军官校正期生,或是大专毕业后报考两年的飞行常备军官班(飞常班)两种途径,每年都会招收特定名额之女性。

在空军官校的基本组训练结束后,飞行员依成绩与意愿选择加入战斗组或空运组。碍于生理条件限制,台湾目前仅有相当少数女性顺利成为合格的战斗机驾驶,大部分的女性进入空运组,结训后分派至座机队、专机队、救护队、空运大队、反潜大队等单位。

比男人更想飞!屏东空军基地女性飞行员辛苦谈

拥有630次跳伞资历的神龙小组跳伞教官陈昱廷士官长

女性在空军官校所受的飞行训练与考核标準完全等同男性,透过严苛的训练,才能筛选出这群技术、体力、意志力兼具的优秀中华民国空军飞行员。

相较于男性,女性飞行员在受训时可能会碰到体能不如男性优异,或是对于飞航机械系统的熟悉度相对较弱,但这些性别上的差异并不会造成影响。

只要有决心想飞,这些劣势都能透过不断的练习来弥补,因此几乎所有受访的飞行官都表示不论男性、女性都适合飞行。

比男人更想飞!屏东空军基地女性飞行员辛苦谈

陈月芳中校正在进行起飞前的360度检查

但军中不自由的环境、高压的训练过程,加上排山倒海而来的飞机机械构造等着她们学习,让这群学员们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与挫折。

101中队上尉飞行官陈光华受访时表示,刚从空军官校受训完毕,到联队上準备进行C-130H换装训练时,看到机上複杂的仪表及厚厚的技令手册,不断地怀疑自己到底能不能吸收,「压力相当的大,原本以为只要会飞就好了啊,为什幺要懂这幺多?」

「複杂的仪表、管线流路让当时的我头都快爆炸了!」现任101中队少校分队长的张家绮回忆起飞行员的训练过程时表示,「而且教官对男女生的要求一视同仁,非常严格!」

比男人更想飞!屏东空军基地女性飞行员辛苦谈

陈月芳中校正与飞行组员进行起飞前的準备

庞大的压力会让这群受训中的飞行员产生放弃的念头,然而在困难的环境下,更凸显出她们不服输的人格特质。

第十大队作战科科长陈月芳中校从小就想要成为一名军人,在二专毕业后的一个机缘下考进了空军,从此和飞机结下不解之缘。「我连汽车都还不会开就在学开飞机了⋯⋯」

陈月芳中校说。在官校学飞的压力对于女生而言相当大,除了必须适应繁琐吃重的飞行训练,也须学会适应不同于以往的军中生活。

「女生在生理及心理上有许多面向不同于男生,必须花更多心力去调适,但即便压力很大,我还是抱持着我一定要飞出来的决心!」她说。

比男人更想飞!屏东空军基地女性飞行员辛苦谈

C-130H正驾驶陈月芳中校

每当坐上驾驶座,手握操纵桿时,自由彷彿就在手中,这也是激励她们支持下去的动力。「我常跟我的家人和朋友说,天上的云真的很美,唯有这个工作才能让我享有这一切。」陈月芳中校带着满意的微笑说。

「在空中飞行是我一辈子最享受的时刻,我很期待每一次的飞行任务!」S-2T反潜机的驾驶黄沛滢少校飞行官原本已经具备船舰驾驶执照,但因为对飞行的兴趣,以及一股想要挑战新技能的热忱,顺利取得了海军飞行员的资格。蓝天是她们所嚮往的,能够翱翔在空中,对她们而言再辛苦都值得。



上一篇:
下一篇: